酒铺起名字典还有起名字查询

2024-02-13 05:27:00
八字起名网 > 八字起名 > 酒铺起名字典还有起名字查询

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酒铺起名字典,以及起名字查询的知识点,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,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。

文章详情介绍:

这道被乾隆夸过的京派小吃 在全国各地还有这么多别称

绝大多数食品都是一物一名,名物对应,说到一个食物的名字,肯定会知道它的味道和形状、制作方法等等。至多是一种东西有个别名、外号而已。比如,北方叫做馄饨的东西在南方有别名曰云吞、抄手,个别地方还有“包袱”、“包面”的称谓,那是些很小众的称呼,类似同学少年起的绰号,可以忽略不计。

唯独烧麦的名目繁多,独领中餐食品的风骚,你简直不知道它到底叫什么名字才是正途。即使都是在北方,烧麦的名称也无法统一,非当地人看见,往往一头雾水,不知所谓。在内蒙,烧麦往往被称为“稍卖”、“稍麦”。还有的地方叫做“烧梅”,另一些地方赋予它一些诗意,叫做“稍美”、“稍梅”。南方更加过分,有的地方叫做“肖米”,你简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。最绝的是漳州东山,干脆叫做“鬼蓬头”,让看到的人们不觉有些森然。此物东渡扶桑后,摇身一变,竟然成为了和餐里的一道名点。

其实从长相看,烧麦就是露馅儿的包子,比包子瘦长些,挺拔些,大部分烧麦的外皮特意做的松散飘逸,很有些披头士的颓废劲,简直就是餐桌上“垮掉的一代”。如果以馅料的丰富和外形的美丑来划分,烧麦大约可以分成三派:一派是以北京都一处为代表的京派烧麦,卖相高贵,馅料也名贵,透着一股子曾经被皇上临幸过的矜持。再一种是南方诸地的烧麦族群,馅料以复杂多样取胜,形制也以清秀为主,处处透着与京派烧麦争宠时的百般媚态。最后一派则是内蒙古烧麦,无论外形还是内里都那么简单朴素,薄皮大馅,没那么多讲究,虽是村姑形貌,却以味道取胜。

280年前,正是乾隆三年,北京前门大街开张了一家毫不起眼的小酒铺,又过了十三年,到了乾隆十七年的大年三十,乾隆皇帝微服私访从通州归来,又累又饿,途经前门大街,想垫补点东西,不想往日游人如蚁的街面上空空荡荡,只有这家“王记酒铺”还点灯营业,由于铺子里的服务到位、食物可口,加上饥不择食,龙颜大悦,闲聊中,皇上得知这家小铺子还没有店名,加之年三十京城仅此一家还坚持营业,便随口说了一句,你这就是都一处,独此一家啊。没过几天,宫里送来了御笔亲题“都一处”,自此,小店名声显赫,客流如云。皇上坐过的那把椅子,也被高高供起,成了圣物。平心而论,今天的都一处,早就把当年王姓掌柜伺候乾隆爷的那股子精心劲忘记了,不说也罢。

南方烧麦多以糯米配制馅料,当然,也不可一概而论,粤菜里的烧麦相较其他南方各省市的烧麦来说,许多馅料并不与糯米为伍,味道也是很好的。许多地方的烧麦做的与肉馅粽子味道有些类似,当然比肉粽的品种要丰富许多,烫面面皮用特制擀面杖擀的很薄,边缘特意做成麦穗状,吃起来虽也不恶,但相较内蒙呼和浩特、包头的羊肉大葱馅的烧麦,吃起来,就没那么过瘾、解馋了。

内蒙古各地的烧麦一般一笼七只或八只,每个似小笼包大小,大抵与名叫杭州小笼包的体量相似,名曰一两一笼,但那一笼的重量绝对多于一两的分量,饭量小的人,一笼烧麦配一壶奶茶,就足以果腹。大部分烧麦店铺都是明档作业,让食客看着操作,心明眼亮。馅料很简单,不过就是羊肉馅、牛肉馅,加入大量的生姜碎、大葱碎和盐而已。在野生沙葱当令的时候,店家也会以此物招徕客人,但沙葱毕竟不是四季都有,更多的时候还是大葱当家。眼见着厨房里的大妈一手取一只圆圆的薄面皮,另一只手迅速的从装馅料的盆子里挖些馅料,只手一捏,一只胖乎乎的烧麦立刻完成。当一笼笼热气腾腾的烧麦摆在面前,你轻轻地从竹制小蒸笼里取出一只烧麦,放入面前放有香醋、辣椒油的沾碟里,像吃灌汤包那样之后轻轻咬开个小口子,吸吮入口,那羊肉汤汁里混杂着鲜姜的微辣辛香和大葱味道,绝对令人历久难忘。

行文至此,还是不知道这个形同露馅儿包子的食物本名是什么,烧麦、稍卖、稍美、烧梅、肖米、鬼蓬头等等,无论你叫它做什么,这个东西都无所谓,静静地躺在蒸笼里,等待着被人们鉴赏。

小吃

烧卖

馄饨

小笼包

粽子

怎么查全国有多少人跟你同名同姓?官方教程来了

名字总是包含了父母对我们美好的祝福,父母都希望给自己的子女一个好听的名字。但汉字也就那么写,常用字、好听的字更是就那么几个,加上很多姓氏都相当常见,这就导致我们的名字很可能会跟别人重名!比如之前统计显示,全国居然有29万人取名“张伟”!你我身边很可能就潜藏着一个“张伟”。


同名同姓查询

  那么,如何查询跟自己重名的人有多少呢?现在,官方开通了一个查询通道。上微信搜小程序“公安一网通办”,进去后点击【热门服务】中的“查询同名人数”,输入自己的名字,范围选择“全部”,即可立马查询跟自己同名的人数。官方视频显示,全国有156173人叫“王刚”。


公安一网通办小程序

 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,首次进入该系统的人,需要先注册才能查询。小编刚刚填写信息试了一下,注册了两遍都显示注册信息有误,没能注册成功。人民日报官博评论区下面也有不少网友评论称:“注册不了”“收不了验证码”等,遇到这种情况的朋友可以多试几遍。


同名同姓查询

  前文说到,张伟这个名字全国有29万人在用,位居重名榜首。除此之外,王伟、王芳、李伟紧随其后,重名人数也都在25万人以上。你身边有叫这些名字的朋友吗?

查询全国范围内与你同名的人数

取名防重名必备!查询全国范围内的同名的情况,官方平台可以免费查询

公安部互联网+政务服务平台:是全国公安机关互联网政务服务的总枢纽,整合各层级公安机关网上办事系统,汇聚服务事项,打通用户体系。目前已汇聚全国公安各类服务事项548项,为群众提供公安服务事项的办理、查询、评价一站式服务。

网址:https://zwfw.mps.gov.cn/

1.进行注册登录以后点击查询同名人数

登录界面

2.可以选择你所要查询的范围

3.比如我们查询“王利”可以看到有53135同名人

查询界面

更多相关文章请到公众号【情报分析站】

公众号【情报分析站】

半张酒方,两代人的纠缠

乾隆年间,湖北一个靠近程江的小镇上,有一家生意不错专卖程酒的酒铺,老板叫李财。这李财是个脾气很怪的老头,在他酒铺里干活的伙计,呆不了十天半月,就会被他辞掉。原因是他总觉得,那些伙计都是冲着他的酒方来的。

店里没有伙计,酒方是安全了,可没了干活的,李老板的酒铺还是没法转。老婆、闺女干不了多会就喊累,李财也累得腰酸背痛,腿抽筋,作坊再小,还得雇一个干活的伙计。

这一天,一个十五六岁,衣着褴褛的少年来到酒铺,有气无力地对李财说:“老板,要不要伙计?我不要工钱,只要吃饱饭就行!”话刚说完,人便出溜到地上。李财一看这小子是饿的!李财爱贪便宜,看小伙子只要饱肚不要工钱,就把他留了下来。

少年叫刘俊善,家住湖南,父母死后,跟着邻人出外做生意。哪知道,邻人嫌他拖累,半路上卷走他那点可怜的本钱,撇下他走了。

刘俊善很勤快,把店铺里的活干得干净利落,后院有啥杂活,不等李财使唤,早就干完了。最让李财满意的是,刘俊善不跟别的伙计一样,看他配料就死盯着不放。

就这样,刘俊善在李家酒铺一干就是三年。他从来没有提过工钱的事,偶尔李财赏他几个铜钱,除去扯块布料央老板娘做件褂裤,剩下的,不是给老板两口子买了果点,就是给李财的闺女买了胭脂粉。慢慢的,李财一家把刘俊善当成了家里的一分子。李财的姑娘到了出嫁的年纪,老两口一商量,索性把刘俊善招了养老婿。

婚事办完,李财再配酒方,便不再遮掩。这刘俊善也聪明,跟着老丈人配了几次,便不用李财再多费口舌。

一天,李财一个朋友请他喝酒,他叮嘱刘俊善好生配酒,便抱着坛酒出了门。

过了几天,刘俊善端出一坛新酿的酒,舀了半碗,让李财品尝。李财端起酒碗轻轻撮了一小口,吧嗒了下嘴,眼睛突然睁圆,呼一下站起来,端起酒碗又撮了一小口,在舌尖上细细品。入口辣中略带甜味,一股淡淡的清香,似有似无,这个酒再存放几年,绝对是上品!“就是这个味,就是这个味呀!”李财连连喊道。“俊善快说!这酒里你还加了些什么?”

“其实也没放什么,我只是把我们家那半张酒方掺进去了!”刘俊善挠了挠头。“半张酒方?”李财吃惊地问。刘俊善说:“就是把糁子熬水,掺了进去。岳父要觉得不好喝,下次我不掺就是!”“掺!掺!必须掺!孩啊,你把那半张酒方拿来我看看可好?”李财紧紧抓住女婿的手说。“岳丈要看,我这就去拿!”

刘俊善拿出一本书,从书里找出小半张发黄的纸。李财迫不及待的打开纸,只见上面只有两行字:糁子煮水掺进酒中。后面是酒水和糁子水的比例。

拿着那半张配方,李财问刘俊善:“你们家的酒方怎么只有半张?”“唉,说起这事,一言难尽啊!”刘俊善叹了口气,向李财说起了自己的家事。

刘俊善的祖上也是做程酒的,而且,他家做的程酒可是被当作贡酒征收的。到了刘俊善爷爷这辈,只熬下刘俊善伯父和他父亲两个男丁。但不知怎么回事,这哥俩天生犯相,别说在一块做生意,就是碰个面都会掐个你死我活。

为了两个儿子能好好相处,刘俊善的爷爷死前,将程酒的秘方一撕为二,给两个儿子一人一半,他想借酒方,把两个儿子扭在一起,可没想到,这俩儿子宁愿不做酒生意,也互不来往。

十多年前,刘俊善伯父出门做生意,不幸丢了自己那一半酒配方,为此他大病一场,身体大伤元气,再也没气力出外做生意。日子过得穷困潦倒,老婆不愿意跟他吃苦,卷了值点钱的东西走了。刘俊善的父亲不忍,便把大哥带回自家照料。

刘俊善的伯父悔愧万分,他对兄弟说:“自古兄弟失合,家门便会不幸,这都是我做大哥的不对呀!”刘俊善的父亲也非常后悔,他很诚恳地对兄长说:“大哥,这是我做兄弟的不对!”这兄弟俩虽然讲和,可病魔并没有放过刘俊善的伯父。只是,他到死都惦记着那半张丢失的酒方,眼睛始终没有闭上。

大哥死后,刘俊善的父亲发誓找到另一半秘方。可在外奔波十多年,也没找到。几年前,刘俊善父母接连生病。母亲先世,父亲的病也越来越重。感觉自己大限已到,刘俊善的父亲对儿子说:“儿呀,爹怕是难完成你伯父的遗愿了!若哪一天你能让秘方合一,一定去我跟你伯父的坟上说一声,让我们也好在你爷爷面前有个交代!”父亲死后,刘俊善把半张秘方放在一本书里,缝在衣服里面贴心的地方。

听刘俊善说完那段往事,一家人唏嘘不已。“我做生意多年,认识你伯父也不一定,他叫什么名字?”犹豫半天,李财问。“我伯父叫刘程水”“这名字好像没听说过。”李财想了想。“哦,对了,他老人家脸上有个很明显的标记,右眼角有颗红色的大痣。”“右眼角有颗红色大痣?”李财忽地站起来,他在屋里来回走了几趟,叹了口气,跺了下脚对刘俊善说:“你等着!”就去了后院。

不一会,李财拿着一个镶铜边的小盒子回来。打开盒子,拿出一张泛黄的纸片,打开,与刘俊善的一对,竟然是完整的一张!

“岳丈,这,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看着那张完整的酒配方,刘俊善激动得结结巴巴地说。李财叹了口气,对刘俊善说起这半张秘方的经过。

多年前,李财走南闯北做贩卖的生意,有一次住店时,跟一个湖南生意人住在一间房里。那几天阴雨连绵,两个原本不相识的人,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,要了酒菜喝酒聊天。一日,两人喝得差不多了,那湖南客拿出随身带的一个酒葫芦,倒了一点酒让李财品尝。那酒呈褐红,斟之现丝,清香扑鼻。李财忍不住赞道:“好酒!”

湖南客醉醺醺地说:“当然是好酒!知道这是什么酒么?这是我们家酿制的正宗程酒!是曾向皇上上供的贡酒!我们家秘方传到我这里,我不喜欢酿酒,更喜欢走南闯北贩卖,便不再酿酒,这酒葫芦里的酒,还是我父亲在世时存起来的!”湖南客一边喝酒,一边自豪的向李财讲起了程酒的制作。

酿制程酒,须先酿制白露酒和白酒。白酒须用上档好酒,白露酒顾名思义,必须是白露那天酿的糯米酒。酿酒的水必须用程江之水,两酒酿好,按比例将白酒倒入糯米酒糟,便可以装坛了。

“我不信!酿个酒哪有那么多讲究?”李财也喝得两眼朦胧。“不信?我给你看看我家的程酒秘方!”湖南客说着,从身上摸出一个小布包,一层层打开,拿出一张纸,小心翼翼得递给李财。李财接过来,使劲揉了揉双眼,仔细一看,上面写的果然是一个酒方!

李财早就厌烦了走南闯北的日子,想在家开个靠手艺养家糊口的店铺。看到酒方,就对湖南客说:“大哥,反正你也不想做酒生意了,把这秘方卖给我好不好?”一听李财要买自己的酒配方,湖南客酒一下醒了,他赶紧放起酒方,摇着头连说:“不卖!不卖!”

这天晚上,李财因为酒秘方的事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他听到湖南客也在翻腾,一会坐起来,一会躺下去。李财便眯缝两眼,假装打鼾,他想看看湖南客要干什么。

一会儿,湖南客又坐起来,侧耳听了听,又向他这边看了看,悄悄下地,打开布包,拿出了个什么东西,塞进枕头下面,又向他这边看了看,听李财还在打鼾,便安心躺下,不一会儿便响起了鼾声。

等湖南客睡着,李财悄悄起床,偷偷摸出湖南客放在枕下的东西,留下身上带的银子,悄悄溜出店门。

一路狂奔,天亮时,李财摸出从湖南客枕下拿走的东西,果然不出他所料,正是程酒秘方!回家以后,李财便带着妻小来到离程江最近的一个镇子。他按照秘方配了无数次酒,终于酿出了程酒。虽然他做的程酒在当地卖的不错,可怎么也比不上当年湖南客的酒,他总觉得缺了点什么。李财曾经尝试各种改变,却始终不能改善。偶尔,他也会想起湖南客,觉得对不起他,可他做梦也没想到,因为他一时贪念,会发生那么多事。

“孩子,这几年,你就没想去找酒方?”李财忍不住问。“我也想过,可人海茫茫,我能去哪里找?老话说的好,是我的就是我的,不是我的,我找到天边也找不到!”刘俊善挠了挠头憨憨地说。

好一个是我的就是我的!李财心里暗道,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!自己算计了大半辈子,没想到连本带息还给刘家不说,还搭上一个宝贝闺女。

“贤婿啊,这么多年,想起秘方的事,我心里就愧疚,那时候年轻,做事欠妥,我要知道后来会发生那么多事,我也绝不会做出那种事!”李财捶胸顿足地说:“马上套车去湖南,我要去你伯父和父亲的坟上,请求他们宽恕……”

几天以后,刘俊善带着岳丈一家人,踏上了去往湖南的路途……

策划:鱼羊史记 监制:鱼公子

撰文:秋果 编辑:吃硬盘吧、小二

本作品版权归「鱼羊史记」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侵权必究。欢迎转发朋友圈。

作者:piikee | 分类:八字起名 | 浏览:39 | 评论:0